剛剛讀完了錢鍾書的《圍城》,真是超好看的。裡頭很多對於婚姻的諷刺都非常有意思,想想我家裡也是這樣。







慎明:『關於蓓蒂結婚離婚的事,我也跟他(指羅素)談過。他引了一句英國古語,說結婚彷彿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了局。』蘇小姐(文紈)道:『法國也有這末一句話,不過,不說是鳥籠,說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內的人想逃出來。』




不過文人的心思真是難以理解啊。錢鍾書和楊絳感情不是很好麼?《圍城》中對女性的描述難道不會惹怒楊絳麼?



這本書大體上應該可以說是男性觀點為主的描寫,至少我閱讀過程中種種拍案稱快感受都來自於錢鍾書對女性的描述。當然可以說我是因為自己的觀點而強化了我對《圍城》中嘲諷女性在男女、夫妻關係之間的態度的印象,進而導致了這樣的錯誤理解。



不過我到不這麼認為,因為書中所有的男性角色,包括主角方鴻漸以及趙辛楣等等的男性,雖然透漏著讀書人的酸氣或者中產階級(?)的偏見與虛榮,然而大體上,錢鍾書對他們的描述是很直接的,或著別有用心,或者自以為是,或者裝模作樣,或者算計別人,基本上都是不太隱微,較為直顯的。至於書中的女性,呵呵,可以說是圍城裡最直接的受害者(也是加害者),用盡心思都在男女關係與家庭之間,或許是範圍更小的關係,比起男人間的爭鬥,更加的令人嫌惡。不過也虧得錢鍾書的文筆,這些故事情節極其有趣,又不失其內涵,在閱讀的過程中,不但充滿樂趣,也不時為錢鍾書的觀察叫絕。



《圍城》中的角色,沒有大富大貴或者是才氣縱衡的人物,裡面的人大多是在社會裡努力的二流甚至三流人物。 像是不學無術但是人還不壞的方鴻漸,小鼻子小眼睛為人不甚光明卻又愛裝一副道貌的李梅亭。固然無甚大惡,然而為自己的利益汲汲營營排擠他人的勾當幹起來也是盡心盡力。



比較起來,老一派的點金銀行周經理、方遯翁倒顯得可愛了。我想這也是為了諷刺當代的景況的設計。(當然是錢鍾書的當代了。)



或許是角色設定在二三流人物之間,所以也沒啥大奸大惡可犯,但是在人際關係間的描寫,可就非常有意思了。書中的內容,大抵就在這些人的機心之間繞來繞去,說是機關算盡,也說不上,妳不會看到什麼奇計奇謀,不外乎拉攏某某,排擠某某,散佈某某的流言。



所以這部書其實是有點小家子氣的,不過,錢鍾書的諷刺文筆和對人性的觀察與刻畫完全彌補了這個格局上的缺點。



雖然我一開頭的引言,頗有本書宗旨的味道,其實並不完全如此,如果真的只是部諷刺男女之情、婚姻關係的小說,那就真的太小家子氣了,相信本書也不會多年一來受到讀者的好評。



錢鍾書在書中營造一種氣氛(至於是不是真實的當代氣氛我就不知道了),一種不明朗的芬圍,加之書中人物盡是二三流人物,侷限性更強。對比新派與老派角色的描寫,尤其是書中前半對那些留學生、大學生的描寫,似乎都有一種漠不關心的心態。大家都有一種矛盾的認知,自己將自己侷限在某一個領域之中,不論是留在那個偏遠的鬼大學的人,還是上海的那批人,甚至是似乎已經是另一個階級的蘇文紈都是一樣,那種青黃不接,不上不下的感覺影響著每一個人的想法。



我們沒有看到對國家社會的關心,對知識文化的探索。一切只有生活,所關懷的也只有生活,如何體面的生活。書中唯一的例外,大概只有趙辛楣了,算是比較有能力也比較善良踏實,雖然一開始和方鴻漸有誤會,但是一旦認定對方是自己的朋友,到也不甚計較利益關係,還處處提點著方鴻漸,而且似乎也沒有成黨結派的野心,純粹之基於友誼的協助。



我想,或許我們可以說圍城指的是書中人物共有的對人生的消極態度。(由於方鴻漸的善良愚昧,圍城之感更甚。)故然在為生活而努力,卻缺乏開創的積極勇氣,只能不斷的爭奪消耗內在資源,像是三閭大學裡的鬥爭,以及孫柔嘉、蘇文紈的依親,還有方家裡的暗鬥.......。



反觀之,鳳儀、鵬圖、點金銀行周經理等等,這些故事裡的小配角,卻顯得更自得。雖然他們只是一些沒什麼知識的實務派小人物。



或許,這部諷刺小說,所謂的圍城,所謂的諷刺,就是拿個顯微鏡,給社會上的讀者們看看,這就是讀過書、新一輩的人們,他們在自己的小圈圈裡是怎麼自找麻煩。




方鴻漸說:『我還記得那一次褚慎明還是蘇小姐講的什麼『圍城』。我進來對人生萬事,都有這個感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kes60726 的頭像
ykes60726

冷靜

ykes607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